找美食上吃货星球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美食 >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香港也有一间「深夜食堂」,So boring,粤语音译「苏波荣」,是这家小店的名字。第一印象:啊~好可爱~ 不过令我注意到它的并不是它的名字,而是他们在香港这样一座城市里面做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自由定价 。

【不要攻略书,带你看看我眼中的香港】

说实话,面对这家开业已一年的小店,我是个新客,甚至两个月前才是第一次听说,可是,当我第一次知道它的存在时,就已经决定要写一写它。

So boring,粤语音译「苏波荣」,是这家小店的名字。第一印象:啊~好可爱~ 不过令我注意到它的并不是它的名字,而是他们在香港这样一座城市里面做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自由定价 。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我先来说说这家店的故事。

这间小店,有个「浪漫」的开始。2013年5月,有一群年轻人路过油麻地街角的一个小小的待租的铺位,突然心想:啊,如果能把它变成一家香港的深夜食堂,那就好了。这个意外的想法,竟然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激动起来,一股小小的热流涌过胸口。这群人,立刻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当即就租下了这个小店铺。

▼苏波荣不足10平米的窄小店面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因为是「深夜食堂」,自是要深夜起才开始营业。于是这群人将开店时间定为晚九朝四,白天正常开工,晚上则来这里做自己幻想中的小厨房。可惜,浪漫的开始之后,幻想终究是幻想,打着早晚两份工的成员,纷纷疲惫不支而离开,六人团队所剩无几,在香港这样一个高租金高消费的城市里,他们很快就入不敷出,进退两难了。

很遗憾的,好像还没有什么人认识so boring;很遗憾的,香港还是那个boring的香港。记得那日马屎埔村村民阿繁说过:「如今在香港,就是不停消费,在市区,租金高到只有某两三个行业(金店/药房etc)可以承受得起,其它行业都被逼走了,这样的城市很boring。」

老食肆、旧店铺纷纷结业,难道一家不以商业为目的的小店真的没有办法生存吗?或许,是因为这股「不服气」,也或许是那个未灭的幻想,其中仅剩的两名成员Marykate和安娜决定再试一次。

他们先是叩门寻求街坊的帮助,进而决定冒险试一试从未有先例的「自由定价」。什么是自由定价?即是小店只有餐牌而没有售价,食客可自由根据自己的能力来选择支付的金额,能力高者可付出多些,而能力低者也无需介怀,因为餐厅没有收银,只有一个小水桶,你吃完自行把钱放入就好,不会有人知道你究竟付了多少,只有你知道,你愿意付出多少,或是这餐饭值多少?

他们说,选址在油麻地旧街区的转角,便不是为了做那些吸引游客、装修华丽的食肆,而只是想在深夜给迟迟归家的人一餐暖饭,一处歇脚。这样,吃饭并不是买与卖的消费交易,而是一种默契和信任。

大概就是这一刻开始,我开始觉得,苏波荣好值得令人尊敬及欣赏。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可是,沉重的经济负担,也是实实在在的,并不是说几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就可以一笔勾销的。他们叩响了街坊工作室的门,开门见山地说,可不可以一起来做一些事,帮忙让小店存活下去。邻街的两间小区工作室──德昌里素食合作社及活化厅被这很直白的请求打动,很快加入,所以,在苏波荣,没有固定的餐牌,每个星期七天,由这三家小区团体分别掌厨,所以一、三你吃到的可能是素食,而二、四却可能是日式家常菜,星期六日也可能有神秘甜品或是什么你永远不知道的食物。

就这样,奇迹发生了,一年过去,这不足十平米的小店竟然没有倒下。

而紧接着,就发生了第二个奇迹。

由于第二年伊始,店铺有了新业主,虽然业主答应继续签约给苏波荣,但经纪费、水电、按金租金要全部重新再交一次。额外5万多元的支付,是一笔巨大的负担。苏波荣于是在Facebook上主办了筹款活动,它把自己这一年来的故事写出来,并且希望大家在这半个月内多多帮衬,以够在签约日前成功筹集所需要的金额。

在一个如香港般是非分明、商业化的城市,谁会在意一个小店的存亡?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店铺,多它不它,少它不少。不!你错了!在脸书上的筹集活动,短短两个星期已有近一万人参与。而当我今晚来到苏波荣时,店外竟然坐满了人!!一瞬间,小食堂变成了大排档!!

一个小小的铺位,根本连一张椅子都放不下,一堆人在里面忙前忙后,根本来不及应付,更难以顾暇店外的好几桌人。可是来的人,通通自觉地坐下,自顾自地聊着天,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催促,没有任何一个人埋怨为什么下了单却被通知「不好意思我们A餐的饭不够了可不可以换B餐」。大家都默契地等待着食物的来临,并且喝完一杯奶茶后说:请再来一杯。

你能想象我当下的心情吗?我不是因为这小店的坚持而感动,令我感动的,是眼前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香港这样一座城市,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在告诉那些冷漠的都市人:不,一个小店的存亡,我们是会关心的。

▼很多人来支持,还有很多挤在店门口付钱。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餐厅外的餐桌椅没有一张是一样的,应该都是街坊相赠,我坐的椅子由滑板改造,废物利用。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小店门口,店员在盛饭。没有宽敞的厨房,但可保证,送到你面前的饭永远是热乎的。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坐落在油麻地果栏旁的苏波荣,是很市井之处。餐桌旁即是靠捡纸皮为生的公公婆婆,应了苏波荣曾说的「所谓街坊,守望相助」。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是日晚餐:西红柿芝士咖喱饭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是日饮品:丁香橙蜜(下次要去试下几乎人手一杯的黑糖奶茶)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用来收钱的水桶,没人知道你放了多少,一切只凭两个字──信任。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吃完已是十点多,这里还是很热闹。

香港深夜食堂 不可思议的自由定价餐厅

从天桥底下这一方小天地离开,我竟有些不舍。右边的长椅上有个黑人老外在分享着些什么,聚了很多人来听。左边的小店门口,有人在玩着小时候玩的童年玩具,流浪猫自如地穿梭于人群中,有人喝着奶茶话着家常,有情侣,也有整班同事朋友,有人下楼遛狗,有人打着电话;果栏的水果店一家家准备关门回家,收纸皮的婆婆就去讨几个不用的纸皮箱回来,水果店老板顺便塞给她一箱卖相不好不能拿来卖却依旧可以吃的水果。

这里是这城市里非常非常普通的一角,发生着非常非常平凡的故事,但正因为此,我才觉得这里有特别的美丽。

苏波荣:

油麻地德昌里2号7号铺
赞一下
0个赞
收藏
0个收藏
评论
个评论
Top